女歌手的酒馆群奸夜

有个裹在披风里的身影刚从门外走进来,和那些铁塔般的恶魔相比显得格外瘦小,借着门旁的灯光,芙兰勉强能看清半掩在大兜帽下的那张脸:尖下巴,白嫩的皮肤,薄而微翘的嘴唇,几缕棕褐色的头发披散在脸颊上——那是个人类,女性人类。

人类在地狱里并不稀奇,芙兰每次路过城门外的屠宰场时都能看到他们涕泪横流地哀号,中立城是不容许杀戮之地,所以这些流血的事儿都在城外进行,等送到餐馆的厨房时,就已经是掏尽了内脏洗刷干净的肉胚了。廉价的妓院里也总是充斥着她们的尖叫,芙兰对这一点颇为愤懑,她巴不得多几个家伙来和自己交媾呢,而人类居然总想要拒绝。不过那也算可以理解,人类实在太脆弱了,被那些大块头操个一两次就奄奄一息,最后往往还是要送到屠宰场去。

稀奇的是自由行动的人类,在芙兰的脑海里,人类的形象总是和哭泣、嚎叫以及瑟瑟发抖联系在一起,而当一个一脸平静的人类出现在眼前时,那的确让她觉得有点说不出的古怪。
nwxs9.cc


那个女人低着头默默地走过大厅,身子笼罩在宽大的黑色披风里,一条三呎来长的包袱斜挎在她的背上,看起来里面装着什幺细长而沉重的物件。不少恶魔注意到了这个不速之客,他们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,并开始低声议论,但没有谁采取什幺行动——对这样一个不合常理的存在,似乎所有恶魔都抱着审慎的态度。

“小姐,你好像忘了点什幺。”

黑头巾的顾客轻轻敲了敲桌子。

“哦……万分抱歉。”

芙兰终于想起自己还有正事没办:“我马上就给您送来。”

她转过身去,跟在那个女人身后往厨房走,女人正在四处张望,似乎在寻找座位,但看起来今晚火爆的生意让她失望了,最后她穿过大厅,挤进吧台前围着的魔群里,似乎和里面的侍应生说了点什幺,芙兰没听清,但她看到同事桑蒂斯从吧台里钻了出来,蹬蹬地飞奔上楼梯,一分钟后搬着一把椅子跑了下来,她把椅子递给女人,满脸笑容:“服务不周,请您见谅!”

nwxs9.cc



“她今天一定哪儿出毛病了。”

芙兰在心里嘀咕着,那个泼辣鬼什幺时候这幺客气过?

但桑蒂斯也注意到她了,走回吧台的时候朝她做了个鬼脸,举起一只手晃了晃,指间金灿灿的东西在空中划出一道闪亮的弧光。

女人提着那把椅子,慢慢走回到大厅中间,把椅子摆在吊灯底下的过道上,抬手掀开遮住半张脸的兜帽,露出披散到肩的柔滑褐发和细长的眉毛,她的眼睛不小,但稍稍有点眯,如同带着一丝朦胧的睡意,整张脸白皙而精致,按人类的年龄应该只有二十出头。她解开披风,披风下面是带绒边的黑色丝袍和印花的深红短袄,脖子上挂着一串银色的吊坠,她把披风叠起来,垫在椅子上,从背上取下那个包袱,坐下,解开袋口的绳索,取出里面的东西——那是一把木制的一头大一头小的玩意,上面纵贯着一排细细的金属线,芙兰见过一些贵族的女奴带着类似的东西,应该是种乐器,好像叫做……琴?
  • 标签:肉棒(5270) 啊啊(614) 女孩(2589) 声音(668) 您的(998) 屁眼(1611) 人类(230) 恶魔(92)

    上一篇:无题(撸点多自备手纸)

    下一篇:都市女帝(一)